2012/7/1

旅行在中國‧寫在新疆行之後

有個在台灣出生、美國長大的朋友曾跟我說過一句話,他說他到中國前,在大陸待過多年的長輩曾跟他說過:「美國是好山好水好無聊,中國是好髒好亂好有趣。」這句話大概可以概括很多人在中國旅行的感受吧。(跟Incredible India還真有異曲同工之妙)

很多人喜歡旅行,我想其中一個原因是因為旅行讓你看到很多你在自己熟悉的地方所看不到的人、事、物,簡單的講就是新鮮感,中國有趣之處,不只是新鮮感那麼簡單,是有很多你想都想不到的事。

我以前工作的工廠在上海南匯,水龍頭一打開來,流出來的水是黃的,連我這種不怕死的人,也得拿礦泉水才敢刷牙,我一直以為是宿舍管線老了,水帶著鐵銹一起出來,這次剛好看了六六(蝸居作者)的「浮生繪」才知道,原來南匯的水一直是有這個問題的,不是我們工廠的問題,所以生活在南匯的人是不能拿自來水來泡衣服,更別說是食物了,你能想像這個位在上海浦東新區的南匯和位於同區的陸家嘴,生活是兩樣情嗎?在大陸,多得是這種現代與落後並存的不協調感,這或許也是它有趣的一部分。

喜歡到中國旅遊,因為中國歷史悠久、地大物博、民族融合,到中國可以看美景奇景、看古蹟文物、看人文風土。在喀什遇到好幾個才剛從中亞入境中國的旅人,看了其中一個人的Lonely Planet中國,發現這本書列出的top 30中國景點,我居然去過一大半了,其餘幾個也是我一直想去,只是還沒去的已,比如拉薩、平遙古城、開平古樓等。

我這個人有個優點就是不好的事情都不太記得(這樣比較能自我催眠,常保樂觀及熱情),所以每次來中國前,就只想著這次能看到什麼,吃到什麼,然而飛機一落地,隨著旅行開始,慢慢地那些在中國會遇到的不舒服的事一件件出現後,才又勾起我的回憶,不過這樣也好,免得一想到就不敢來中國玩了。

比如這趟到新疆第一站烏魯木齊當晚,我在大廳上網時,就不時傳來陣陣菸味,我本來就很不能忍受菸味,更何況大陸那種劣級煙草燒出來的菸味。我知道如果能抽好菸,誰想抽壞菸,我寫這個不是歧視抽不起好菸的人,只不過想把當時的難受傳神地表達出來,就像我覺得大便臭,也不代表我覺得拉大便的那人不好一樣,哈,扯遠了,不得不說明一下,因為有人看了我寫「旅行在中國‧搭火車」那文章,覺得我有歧視之意,大人啊,冤枉啊。

又比如說一下飛機才一落地,根本還沒開艙門,就有人馬上從後排一直要往前衝,不管在任何地方排隊,幾乎所有人都沒有男女授受不親的概念,一股勁地往你身上貼,天熱時尤其令人難受,我只能說一般的大陸人對於人與人身體之間的距離實在是”沒有分寸”可言呀。

最讓大家垢病的就是中國騙子很多,這在背包客棧居然都可以自成一個專欄了。記得我要去河南旅行前,連我許多中國的朋友都警告我說:十個河南人九個騙,還有一個還在練。其實世界各地景點的小販都是想把便宜的東西貴貴地賣給你,不過這種買低賣高的商業行為和中國景區的騙術本質上是有非常大程度的差別的。我不喜歡那種隨時要提防被騙的感覺,結果到了少林寺還是被騙了。至於紀念品價格太不合理這事,我本來就不太買紀念品,所以到大陸,乾脆就不買了,真要買的話,只要覺得價錢是自己能接受的就買了,買了也不去在意買貴還是買便宜,促進經濟嘛。


上圖:門票從五年前的40元爆增到去年的180元的華山,載我去景區的出租車司傅說,這裏也在申請世遺,估計申請到後,門票又可再漲一級

再說,中國景區門票之貴,大概是天下無敵,可惜中國沒有針對這一點去申請金氏世界紀錄,不然肯定無人能出其右。就拿我去年去華山為例,門票是180元,但五年前才40元喔,有個中國人跟我說,中國景區門票一年要漲20%,而且如果申請到世遺的,還要漲更多,不知是真的假的,但是門票很貴,是鐵的事實。我進華山,買了門票180元,加上來回的景區小車及索道,一共就得370元,進華山如果不坐景區小車及索道,至少得兩天才出得來,所以一般遊客非得花上這麼多錢才能一覽華山之險。再說花了這麼多錢,但景區裏連個像樣的廁所都沒有,食物又賣得超貴,真的不合理,如果要收這麼貴的門票,至少應該要好好地管理景區裏的小販,不然辛苦了挑夫,錢卻都被小販給賺走了。所以在中國工作或常去中國出差的朋友,有機會多去各地走走,早玩早省錢,越晚越貴啊!

我這次北疆部分的行程是和五個中國人一起走的,其中有三個在北京求學的大學生和研究生,我和他們特別有話聊,簡直可說是忘年之交了,真有一種回到學生時代和同學一起出遊的感覺。我的旅伴常跟我開玩笑說,何時台灣能收復大陸,他們也想像我們一樣能去一百國家不用簽證。吃飯時他們又常拿地溝油開玩笑,我問他們對這件事的看法,他們說在大陸生活就是這樣,地溝油,或者其他可怕的東西是不可避免的,聽了真有點心酸。

有次其中一個人跟我說,”你知道嗎,在中國,我們已經不學論語孟子很久了,你們台灣還學吧。”我笑說,”共產主義當然不想給你學孟子,但論語談得很多是做人的基本道理,你們也不學呀?”這下我終於明白,我一直以為大陸那種普遍不信任人的人性是因為文革等因素,照我朋友說法,他們論語孟子等都不學了,還跟你講什麼仁義禮智信,這句也是我跟他開玩笑的,因為他可能連「仁義禮智信」也沒聽過。難怪一路上,我遇到好幾次,青旅的老闆、包車的師傅啦,都講說,他們從一個遊客關注的點就知道這遊客是打哪來的,因為通常只有台灣人會關注歷史,也對相關的文學比較有概念。

前頭說了,我不喜歡帶著防備心走天下,不過我不防別人,不代表別人不防我呀,就說機場出口檢查行李牌這事吧,雖然我去過的國家也還不算很多,但只有中國有這個機制,中國有許多制度似乎都是衝著人性不可信而設計的,但是上有政策,下就有對策,你會發現,有時你一出景區,就會有人要來買你的票,知道為啥嗎?因為這些景區會有黃牛帶遊客去走可以逃票的路線,所以給遊客一張檢過的票,要是進景區後被抽檢,就可以出視那票給他們看。我不知道能不能用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來講逃票這事,因為前面也說,景區門票實在貴得不像話,想想一般大陸人的平均月薪有多少,難怪大家想逃票了。

這次也讀了余華的「兄弟」,在大陸時就想多讀點這裡的小說,因為很多小說都涵蓋了兩個時代:文革與現代。余華在這書后記裏的一段話正好解釋了中國近代小說使人著迷的原因(好吧,至少使我著迷):「一個西方人活四百年才能經歷這樣兩個天壤之別的時代,一個中國人只需四十年就經歷了。四百年間的動盪萬變濃縮在了四十年之中,這是彌足珍貴的經歷。」想想也不過幾十年的光景,中國有這麼多的變化,真是從苦裡活過來的。

說了這麼多,我還是喜歡到中國來玩,因為值得看的地方實在太多了,一個地方如果住久了,人情味也會出來,像我在庫爾勒的青旅待了不過兩三天,那阿姨就不收我洗衣服的錢,當然我還是付給她了,做為一個觀光客,希望我所貢獻的微不足道的經濟最後能回饋到需要的民眾身上呀。

喜歡這篇文章嗎?



想知道更多我的故事嗎? 到「漫話‧嬉遊‧記」的臉書粉絲團來幫我打氣吧~~

5 意見 :

妳寫得很寫實,前天在本溪(近瀋陽)水洞,約5至6個光頭老粗,看完票價後一直在罵,罵他們政府是有執照的流氓,我和日本朋友也出來商量要進去否?
coffee

但是我覺得中國門票坑爹的貴是因為以價制量,中國人真是太多了,點塞不了這麼多人啊

你提出的這點或許是一種可能性,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中國的人很多,但中國的景點也非常的多呀。門票的價格如何制定,是不是有個什麼評量表呢?若依你的這個邏輯,那是否一個景點預計的遊客量越高時,相對的票價就該越高?哈,我扯太遠了,門票貴的原因非此文討論的重點,就客觀來說,中國的門票真的不便宜呀,且越來越貴了,有機會去玩的人,越早去越好。

台灣有些風景區都會優待當地人,雖然如果照做,一定會有人跑來跟你說出借他的證件給你買票.酌收費用,但這也可以用收票時出示證件來多少防範一下,可能會多花一點點時間就是了.

您问了您的中国朋友么,为何河南骗子多,他们被多少河南骗子骗过?
共产主义学思想品德课,其实里面不但和礼义廉耻有关,还借鉴孝悌忠信的内容。有人看么,好好学么,看了他们就会照做么?还不是按照众人皆醉我也醉的方式来么,还美其名曰融入社会。
大陆景区票价贵,是因为承包给了私人,用民主自由的话讲叫官商勾结,用社会主义的话就是投机倒把。商人给官员利益,然后商人以最大化榨取价值,别说牺牲品质了,他们没这个意识,他们要的是眼前。也别问国家为何不过问,他们不少上税,地方上也以税收为政绩衡量准绳。别再说什么以价制量了。
不知道这么简单的道理,大家为什么不去关心,还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心态作祟?
还是胡子。又胡言乱语来了,可真是不吐不快,很想对地域歧视的同胞,对不求甚解的同胞,对自以为是的同胞说脏话。不能,不能,我们已经够不团结了。我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