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9/10

為什麼洗腦教育該反


前陣子在我住得旅館遇到一個來自雲南的中國青年,連著幾天都和他一起吃飯。

他第一次跟我打招呼時特別問我,你應該不介意跟中國人交朋友吧,他說他一路上遇到一些台灣人都不喜歡跟中國人打交道,只有我對他比較友善,還願意跟他一起吃飯。確實,好像很多人對大陸人的印象都是比較負面的,這種負面印象也許是去大陸玩時被騙過,也許是工作上跟大陸人打交道留下來的,當然也可能就是刻版印象,不論如何,好像很多人提到大陸人時都不會有好評。

我在新疆時跟五個大陸年輕人玩了北疆,玩得很開心,發現他們很愛拿中國現況自嘲,比如他們會說太久沒吃到地溝油了,好懷念。這次這男生說他原來工作是記者,我就說了,我最受不了就是大陸管制言論自由,很多網路在大陸都連不上,而且我聽朋友說,有時網路論壇裏的對話或圖片還會被刪除,簡直不可思議,結果沒想到他說,言論管制算什麼,新聞做假都不稀奇,還說他因此決定不再回新聞業。

昨天我看到小野一篇文章,提到他和一個大陸女青年的對話,那女孩說現在大陸人眼裏都只有錢,我就想到這個雲南青年也曾很感慨地說,說他們的教育走到頭來人人都只重視錢,但重點來了,他的話鋒一轉接著說,哪天我們統一了,還指望在你們台灣還保留的中國好的傳統文化能夠回流到中國,讓我們能好好地學習學習,我是立刻不笑不慍地回他,誰要跟你們統一,他則很善意地想說服我兩岸該合不該分。

後來幾天,有幾次又觸到這話題,他總是說你們台灣人不要覺得大陸不好就不想跟我們統一(我並沒這麼說過,其實是他自由心證,因為他覺得台灣人都不喜歡大陸人),他覺得中共一定會改變的,因為那是時代的需求云云,我則一直跟他強調,我們的政府也很不好,我們的媒體也很亂,我們的社會也充滿了各種不公不義的事,我也沒資格去說大陸好不好,就我個人而言,並不是覺得大陸不好才不想被統一,我跟他說台灣人一般對政治還滿投入的,台灣選舉的投票率超高,而我是從不投票(每到投票日就被爸媽罵)、不了解政治、也沒有什麼立場的人,我不想統一的原因單純就是因為我從小到大就只知道我是台灣人,我們有自己的政府、自己的制度,拿著自己的護照到處跑,又笑說我比較喜歡繁體字。

我有幾個大陸朋友,有些從來沒在我面前提過統一的事,不知是否刻意避免,還是剛好沒那機會談到,但凡有涉及到這話題的,都認為台灣就是中國的一部分,一家人遲早要團圓的。對於一般大陸人有這種想法,我並不意外,我是不知道現在台灣的教科書裏都教些什麼,但像我這年紀的人,小時侯學地理時,大陸部分是一省一省學的,歷史那就更不用講了,只是很奇怪的是,雖然我熱愛歷史地理,學著這些東西長大,會讓我對那塊土地有強大的好奇心,會一次次到對岸去玩,但還真的從來沒想過要兩岸統一,不過我猜大陸的教育肯定會讓大陸人認定統一是一條只能前進不能後退或轉彎的道路。

有一次又提到這話題,他急了,居然說你知不知道要是西藏、香港或台灣真有人敢出來說要獨立,那只有一個解決的辦法,就是戰爭,我就開玩笑說,這就是為什麼我不想統一的原因,現在都什麼時代了,還要用戰爭來解決事情。我心裏更覺遺憾的是,幾次跟他聊天,他對中國的某些現象是有反省的,好幾次他甚至說,但是像我有這種想法的人太少了,似乎在云云眾生中他是少數沒被污染的人,但真的是這樣嗎?

這幾年看了比較多中國近代小說,知道中共早期幹得那些蠢事後,對於一般人覺得大陸人身上常見的那些缺點,我似乎比較可以理解,也就不會太去批評,你們想想,如果我們的上一輩是在階級鬥爭中長大的,那他們能教給我們什麼,也許就是明明做不到的事還是先允諾下來,遇到錯誤發生,先撇得一乾二淨吧。

但是多數的大陸人又是如何看待當時那些造成生靈塗炭的政策呢?我認識的幾個大陸人,也許不能代表多數大陸人的意見,不過就這麼想吧,畢竟我認識的人學歷至少也有大學畢業,也在社會上工作過了,如果他們對這些事情的認知是這樣的,多少表示有一定比例的大陸人是這麼認為的。他們多數覺得,要管理這麼大的一個國家,要治理這麼多的人口,那些政策是一種必要之惡,但我實在看不出來讓兒子鬥爭爸爸,讓學生鬥爭老師跟實現社會平等有啥關係。

他們認為是必要之惡的也包括零八年解放軍在西藏或新疆的高壓鎮暴。關於在新疆及西藏的這兩個事件,真是眾說紛云,這兩事件本質並不相同,我聽過各種說法,也不知道真假有幾分,但我知道很多人覺得當時參與事件的少數民族都是些遊手好閒的人,因為他們對無辜的漢人亂殺亂砍,中共當然只能以武力鎮壓他們喪心病狂的行動。其實世界各國的各種抗議活動裏都不免有些人在群眾意識下做出盲目的舉動或有其他利益考量的人去擾混在抗議的人群裏,因而導致抗議活動本身的訴求被模糊掉,一個政府應該要去反醒,而不是去推翻這件事的意義。

有趣的是,他也參加了達賴喇嘛九月初的講課,而且還說深受感動,但是有次聊天時他說,在宗教上他尊敬達賴喇嘛,但政治上他無法認同,我問他為什麼,是因為西藏想獨立嗎?他說因為達賴唆使民眾自焚還有零八年的事件,我就覺得怪啦,那事件跟達賴喇嘛有啥關係,結果他說大家都說是達賴指示的,我就大笑說你不知道他一直訴求非暴力的抗爭嗎?他說達賴喇嘛也沒有否認,我就說你怎麼知道他沒有否認,這就是中共洗腦的發酵,只要西藏有點事,都推到達賴喇嘛身上去。我心想他自己都說大陸有很多新聞是假的,為何他自己卻深信不疑,這或許正說明洗腦教育的可怕。

我跟他提到最近香港的反洗腦教育運動,他說極權制度下,這種教育有其必要性,還抱怨說,每次只要西藏、台灣、香港搞個什麼活動,可憐的就是我們這些在內地的人,因為政府又會推出一些新的政策加強管制,然後他大罵六四事件,還說因為那個事件導致黨的組職延伸到大學裏,很多活動都做不了。

他曾說,其實政府對新疆及西藏人民的政策已經比一般人好很多了,為何他們還不滿意。比如說他在西藏旅行時發現,很多農民耕地用的拖拉機是政府送的,他們漢人就沒有這種好處;而且現在西藏、新疆人民的生活也不比很多鄉村的漢人差,還要亂什麼。但是我想,如果我是新疆人,我或許會覺得為何你搶了我們的土地,取走了我們地裏的石油後,給我們一些小利,就要我來感謝你;如果我是西藏人,我可能也會覺得,為何你強佔了我們的土地後去開發觀光,收了那麼多門票錢,送我一些小東西,還要我來感謝你的德政?

我們最後一次碰面時,他跟我說,對經歷過文革的人而言,最可憐的不是過程裏的那些痛苦,因為很多人,像他爸媽,並不會責怪政府,因為當時他們認同中共發起那些事情有那個時代的背景因素,可憐的是,到現在他們老了,看了一些禁書才發現被自己所信任的政府騙了一輩子,他爸媽因此有段時間吃不下睡不好,足不出戶,他說到這裏,我也深感同情,但另一方面也想,如果有一天他也發現,很多他現在以為的事並不是那麼一回事,那他又會如何反應呢?當然這反省也適用於我自己身上。

所以很多時侯我對大陸人的同情多於批評,畢竟民眾都是無辜的,我們都只是大時代下的一個小角色而己,被出生在哪裏,不是我們自己可以決定的,那些開著坦克車去鎮壓少數民族的軍人也是人,我們哪裏知道那些事又會在他們的心裏留下什麼陰影呢?

最後分享一個今日爆點,晚上去餐廳吃飯,兩個韓國人正在結帳,他們跟那個看店的藏人說:Tibet will be free.  China must be destroyed.  (驚,應該是英文的問題吧)  說得我的頭好痛。


喜歡這篇文章嗎?
想知道更多我的故事嗎? 到「漫話‧嬉遊‧記」的臉書粉絲團來幫我打氣吧~~

9 意見 :

2005年在英國唸書的時候,跟一群大陸同學吃飯,吃完飯之後就開始亂聊,他們只是在聊"體育"而已,但是就說了2012年奧運希望是台灣的棒球隊代表"中國"出賽。真是#!$#$^%#$#!$#

我想,你這篇文章剛好可以替我解答,她們真的很根深蒂固的決定這是條必要之路吧~

他們會這樣想也不能怪他們,畢竟這就是他們所接受的教育,只是到底是怎麼的樣教育方式會讓人覺得要談獨立就是戰爭?而且是出自一個自認自己比較有反省、比較有想法的媒體工作者。

很高興讀到這篇文章,有觀察也有自省。臺灣人不願意統一,除了政治利益、權力等等問題之外,難道不也是我們的政府、媒體、社會的言論潛移默化(洗腦)所致?德國人為什麼不介意統一?韓國人為什麼不介意統一?政治認同跟情感認同很有關係。

大陸存在許多不公平,耍特權外多少人不顧一切汲汲追求翻身機會,矯情算計讓人反感;直到某天大陸同事很淡定說了這句話
"如果每個人都這樣,那天下不就亂了嗎!"
是的,我們不能選擇出生的環境,受集體式教育但我們能決定內心的需求,這些中國人的善良讓我重新審視自己的觀感!

您好,在客栈里看到了您的文章,顺着链接来到了您家。因为是大陆人,理应算作您文章中提到的“被洗脑的一员”对您文中提及的我的同胞的某些想法,只有无力吐槽四字了。我是个没有文化的人,想法比较土,爱看历史书,从历史中知道台湾和西藏都是中国的一部分。历史上当中国开明强盛,能以德服人时,甚至很多比台湾和大陆关系更远的国家和地区皆愿以附属国身份加入,比如高丽、琉球,交趾。不和台湾朋友说统一,是觉得自己的国家不够好,不够好到能负担大家对幸福生活的努力。在我们的努力下能有好的那一天时,我会说。
您将西藏单独列为一个分支目录,这是您的自由。个人不信佛教,但真心喜爱十世班禅,也信真善美。大跃进开始后,我们汉族人对藏族做了很多错事,真的要跟他们说声对不起。但对于西方的挑拨离间,个人一直很反感。
不想武断的说您以偏概全,大陆有接近14亿人,不能从我们几个的只言片语中就下定论。我们代表不了这个群体,请您多接触各类型人或者深入接触某几个人,再来结论吧。

唐突打扰,无知回复,请见谅。小弟客栈中名胡子

我將西藏列為一單獨支錄,也將西安、新疆列為一單獨支錄,這個我的政治意識無關,只是因為這是我分別的旅行。這篇文章和西方人的挑撥一點關係也沒有啊,純粹只是我個人的觀察,這個觀察肯定是主觀而有偏見的,我希望能避免,但我畢竟也只是一個普通人,你說我以偏概全的話,我也不會為自己辯白。

如果人人生而完美,人生的意義何在?

每個主權都會對它的人民有一定程度的洗腦教育,只是程度和用的方法不同而已,台灣過去也有言論控制,當我對中國近代歷史了解越多,我對同時期發生在台灣的事情也產生非常深刻的思考,但不可能都寫在這文章裏。

我從來沒有想對什麼事下一定的結論,事實上如果你看過我所有的文意你會發現,我對中國人民的同情度是非常高的,我甚至曾在某篇文章裡寫到,以我個人對中國近代歷史的"粗淺"了解,中共對漢人的迫害(或許說是各時期不同的政策對人民的傷害)也不少於藏人,所以我也曾一直思考,為何藏人的反抗性會特別強,強到已經到了二十一世紀,已經到了中國成為一級強國,都還想獨立。

您說您喜愛十世班禅,那麼對於世人最敬仰的十四世達賴喇嘛尊者呢?我的文章從頭到尾沒提到十世班禅,為何您提到他

小弟在您的文章列表中,看到了中国新疆和中国西安,是我过于敏感了,恕罪。

关于洗脑,是从您文中那个云南青年的言论中延伸而来,还有那些个以人多就要如此管为借口的,看的我真是无话可说,内地确有刁民,但是这和用暴政有什么关系?文革内容怎会从禁书中得到真相?文革内容的书在内地是很公开的内容。也许您并不是以他的观点为您此文的主要依据。说实话一个人的观点不说受他性格秉性影响,但至少从经历、学识、悟性、眼界方面也都会有所影响,不是么?冒昧的建议您,下次要问那些人对某事有什么看法,请先问他们知道当时具体发生了些什么更好。当然我的同胞也最好知之为知之,才不会误导您。就我对身边80年代后所问,您们称呼七年级,他们对文革多为一知半解。而且内地每个时代人对文革都有不同解读,但我和我母亲对文革的看法却一致:那是个泯灭人性,与其苟且的活不如有尊严死的年代。

小弟没有拜读您全部的文章,但感谢您对他们的同情。只以我个人而言,不希求同情,要知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对十四世达赖有关注,因为一直想知道西藏到底怎么了,西藏多处所发生的一切和接触的很多淳朴藏人都是大相径庭。小弟读过李有义对西藏的回忆,知道雪列空对农奴的礼遇。同时也知道内地大跃进、文革对内蒙破坏之严重不亚于西藏,想必您也知道蒙古族同胞的多数信仰,为何会有如此不同,一直想找出原因。没找到答案,因为内容很纷繁,历史渊源,利益纠葛,那些龌龊,那些报复,只知道某两个无能之辈一定说的不对,否则不会越维越不稳。也知道达赖说的不一定全对。既然有某人说过稳藏必先安康,夏天去理塘和新龙,切身实地的感受一下。希望能有答案。

提到班禅是因为在您一篇政治犯的文章中看到注3关于达赖对班禅的认可,我知道当时拉萨噶厦对民国政府认定的十世班禅也不承认过,不止十一世,后来因为利益交换才认可了他。看来只要有利益,认可不认可都可改变。对达赖我不想说什么,他是宗教领袖,至于合不合格要由大部分藏区百姓说了算。只知心里有个身形比他高大的男人“只要民族振兴,人民幸福、佛法宏扬,我个人暂受一点冤屈,也无需愧悔”对了,您能帮我问一下达赖么,贵族和寺院利益者们的那些农奴,受到那些对待真的是因为他们的业果么?还有,美国人在穆斯林地区打击神权统治,却为何要支持他的神权统治呢?

您本文开头说到台湾人被大陆骗过,小弟了解台湾在这十多年里其实输出了大陆和东南亚境内的各种花样骗术,当然现在我们是青出于
蓝了(不是指手段高明,是指信徒众多而已)但没有就此认为所有台湾人都是不善良的,我相信您们多数和我们多数一样,内心也有两样东西不会忘,一样叫良心,一样叫理想。另外对于台湾人不愿意和大陆人打交道,不介意。不想问他们为什么,想来总有其自认为正当的理由。不说我们当然不合逻辑,但不贴近的话也请别过多评价我们,不敢说没资格,只是不了解就不能以小见大,没有讲述技巧就更会误人误己,这点可以参看我的同胞对您说的那些话。

长篇大论,恕罪。跑到您这里来撒野,抱歉。

最后,祝您扎西德勒彭松措

據我在網上所讀到的資料,中共一直把達賴喇嘛尊者塑造成是一個花言巧語、以宗教之名行保有他貴族權利之實的騙子;網路上甚至也有些人認為尊者表面上倡導無暴力抗爭,但其實背後不斷在財務上支援一些暴力行動;我也看過一些影片是大陸人在海外抗議,口中不斷高喊Dalai stops lying等口號。

每個人有他看重的人生價值,我珍視自由與希望,這或許是我無法不去看重我所知道的弱勢人群的權利的原因。說實話,不管真實情況為何,達賴究竟是不是如中共所宣稱,只是一個高明的騙子,重要的是藏人的人權問題。西藏問題,我是到達蘭薩拉以後才花了一點時間上網研讀,然而網路上正反資訊很多,如何辨別真偽?我不希望自己模糊焦點,因為真正值得關注的是"人"。

中共一再渲染舊西藏社會的農奴制,以合理化他們"解放"西藏的行為,也許我們應該多了解,為什麼中共會想擁有西藏這塊土地呢?(當然這也是有很多不同的說法)又有多少人會相信中共佔領西藏是為了保護舊時代裏農奴的人權。

我難免聯想到,台灣早期也有佃農制度,後來國民黨來台後實施三七五減租、耕者有其田,才漸漸打破這種制度(而同一時期也實行高壓的統治政策,輕如禁說台語、重至白色恐怖等等),另外我也在想,即使在這種制度下,有的地主對佃農很不公道,但也有地主和佃農世代都維持很不錯的關係,也就是說,把這種制度直接名為社會不同階層絕對對立的關係是有缺陷的。

似乎很多社會都有過這麼一段歷史,美國以前也有黑奴,我在想,每一個社會不同階段會形成不同的制度,一定有當時的因素,美國的黑奴制、台灣的佃農制或西藏的農奴制,形成原因或許不會一樣,但是歷史的軌跡告訴我們,人類在進化,這些制度遲早會被打破,如果我是一個西藏的農奴,且我在這種制度下感受到嚴重迫害,我會起來抗爭,但不會希望是被另一個主權打著解放的旗號來侵佔我們的土地,而且解放後的藏人幸福感真的有提高嗎?再說,如果現在西藏仍是達賴喇嘛尊者在管理,台灣在搞耕者有其田、十大建設的同時,尊者可能也會在藏區有一定的改革作法,當然這永遠無法得證了。

台灣現在沒有佃農制了,但每天都有成千上萬的人在不同管道批評公司的領導者讓員工加班、過勞死,我也曾做為別人的主管,且是一個以風格嚴謹著稱的主管,雖然我覺得我很為我部門員工著想,但也有可能我的員工都在背後幹譙我?有形的社會階層制度可以被推翻,但無形的社會階層制度永遠存在,是不是因為人性的關係呢?任何一個朋友大概都可以感覺到,我對自己做為一個人的要求應該還不算低,不過應該也會發現我在文章裏常常開玩笑說,「我管不了別人呀」或「人能控制地只有自己」一類的話,至少我願意督促自己能夠始終如一,不要換一個位子就換一張臉或一個腦袋,即使我並不見得有百分百做到我對自己的期許,但我有這樣的發心,我一直相信,if you want to make a change, the change should begin with you,所以我會一直努力,並希望可以去影響願意聽我說話的人。

以古鑑今,我其實一直還滿憂心台灣貧富差距越來越大的問題,我擔心這最終形成一種無形族群的對立,而我希望我的國家越來越好(也許你不認同台灣是一個國家,也無須在這裏討論了),不要有族群的對立,所以我會擔心這個問題。我寫部落格,是給自己的一個紀念,如果有人因此而去做了一些思考,在自身上有一些好的改變,那是對這個社會額外的一個幫助,又或者是一個旅人,因此少花了一點冤枉錢或時間,也是一件好事。如果讀者(其實我的讀者很少呀,哈哈,大多是我的朋友吧)對任何我提到的事情有興趣,自然會再去找別的資料來閱讀,就連尊者也說過,經書裏的內容都是可以被挑戰的。

我可以很自私或開玩笑地講一句,就算台灣的貧富差距越來越大,以我目前的情況來說,應該我也不會是受害的那一群,但我想如果我現在所擁有的是老天爺給我的幸運,站在這個起點上我能做些什麼,我會去做。我都說了我是政治的門外漢,腦袋裏常有一些或許是不成熟的思路邏輯,在這裏分享或許貽笑大方,但我的動機是好的,這就夠了。

話說回來,此篇文章重點是洗腦教育,為何中共要這麼嚴格地控制言論自由呢?中共在怕什麼?這個問題留給大家去思考。

借经国先生一句话吧:世上没有永远的执政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