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8/26

達蘭薩拉義工日記(三):一部關於藏人音樂家尋根的紀錄片

昨天我們義工組職Volunteer Tibet辦了一個電影會,放了一部紀綠片,故事是這樣的:一個在印度長大的藏人音樂家,一心想著要回到西藏,把他們這個民族的音樂記錄下來。九零年代他終於到了拉薩,卻發現在這裏只聽得到大陸的教化歌曲和流行音樂。他去了幾個號稱是西藏傳統音樂表演的活動或晚會,發現官方請來的人馬所表演的內容根本成了四不像,完全感受不到西藏傳統音樂情神,連表演者穿著的服裝,也不是真正的藏民傳統服飾;有一次他跟幾個小朋友玩,讓小朋友們唱歌,沒想到幾個剛上小學的小孩第一首想到要唱的歌居然是文革的宣傳曲。

他想著,也許到比較鄉下的地方才能找到他們這民族音樂的根,因此就到處去尋問,去請人家唱歌給他聽。在中共還沒有進入西藏前,藏民的生活和音樂分不開,在紀錄片裏,我們聽到了他們在慶典時唱的歌,在牧羊時唱的歌,在擠牛奶時唱的歌,甚至做牛油時也有做牛油時唱的歌,可以說音樂在藏族的生活中佔有很重要的一席之地,藏民的宗教、生活哲學也都可以從他們的民歌中得知。

然而中共進入西藏後,採取高壓控制手段,不要說在各個街道巷尾掛上喇叭,成天放著愛國愛軍的教化歌曲,甚至完全禁止藏民唱他們的民歌。片中訪問了幾個被關過的女人,她們說監獄裏的人員強迫他們唱中共國歌,她們不唱,就被罰站在大太陽下晒一整天,連續幾個月,她們還是不唱,跟著而來的就是更嚴厲的酷刑,包括將她們衣服脫光、用電電她們的口舌等等。

最後這個音樂家在去某個地方時車子被攔下來,被控以不法搜集資料的罪名,沒有經過審判就被判刑十八年。他的媽媽在印度不斷地跟各單位週旋,陸續引起了國際人士的注意,世界上許多不同國籍的音樂人還一起辦了個音樂會為他爭取自由,在眾多的國際輿論壓力下,中共在他被關了七年後,於2002年將他釋放(希望我沒記錯年份),他說他無法為自己被釋放感到開心,因為有很多無辜的人並不像他那麼幸運地能重新得到自由。

上圖:每年有數千人逃離西藏,到印度的達蘭薩拉或其他國家生活,即使在異國的生活條件並不理想,但至少宗教及其他的自由不會被干涉

如果不知道這些歷史,可能很難了解為何直到2008年還有這麼多藏人為了追求獨立付出他們寶貴的生命,為何他們很難跟中共的政權共存。我看這部電影時難免會聯想到賽德克巴萊,每個民族有他們自己獨特的文化,也許不是外人所能理解或欣賞的,但是當這部分被外來的政權所限制甚至禁止時,他們為了保護自己的文化所願意付出的代價,超乎我們的想像。

這裏有個義工是北京女孩,她也來看了這部片,後來有人"斗膽"問她感想,她說,她相信她們的政府做過很多很不好的事,但是她覺得片中也有些說法太極端。我不知道她指的極端是哪部分,我這兩三年看了不少大陸作家寫得中國近代小說,裏面情節比上述殘忍或比上述禁唱歌曲可笑的政策太多了,平心而論,很難說有些政策是光衝著藏人來的,很多漢人在文革時期的遭遇也極不幸,整個文革或紅衛兵時期所發生的事,可怕的、荒謬的,只能說是一場人類浩劫,我在看那些小說時也常常為那些不可思議的情節落淚,不過我想因為西藏長期以來是一個宗教國家,所以藏民對中共政權所帶來的改變抗拒更大。

中國現在都快變成對世界影響力最大的國家了,為什麼獨獨藏人特別還會想著要獨立?或許還是在於他們原來地緣上就跟中原相隔太遠,文化、傳統上也有很大的分別,特別他們是政教合一的這一點,其他等等,我不想在這裏做淺薄的猜測,畢竟我也沒有去做很多深入的研究,但是我能跟大家分享的是,六月我在新疆時知道西藏又有人自焚,事件發生後中共就停發入藏證給台灣人,當時我曾親耳聽到有大陸人說,那裏每年都有人自焚呀,似乎不覺得有人自焚該被重視的感覺,我聽了好心酸,西藏的問題一天沒有解決,苦得就是這些平凡的藏民。

喜歡這篇文章嗎?
想知道更多我的故事嗎? 到「漫話‧嬉遊‧記」的臉書粉絲團來幫我打氣吧~~

0 意見 :